八宿县中新网

新竹市小吃

原标题:孟建柱:问心无愧地说,我从来没有批示干预过任何一个个案

“可以跟大家问心无愧地说,我从来没有批示干预过任何一个个案!”

今天(1月8日),听到坐在对面的领导讲这句话,曾多次为中共中央政治局讲课的中央党校教授卓泽渊连连点头。说这话的,正是我国政法系统的“掌门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

这番谈话发生在当天上午的专家座谈会上。继昨天(1月7日)12位律师代表应孟书记邀请,走进中央政法委机关大院,就政法工作和司法体制改革提建议后,今天来座谈的是12名法学界顶级大牛专家。

卓泽渊感慨说:“我在中央党校教书,很多学员最近两年对政法委评价越来越好,为什么?因为现在的中央政法委不走旧路,自我更新,把自己在党和国家、在治国理政中的位置摆正。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司法体制改革高度重视。中政委全力推动司改,可以说是改革的先锋和表率。现在,法学界都讲,中国司改好不容易走到我们期望的路上了!”

孟书记说:“现在政法委基本不干涉具体一般性案件审理,不会去讲‘哪个判三年、哪个判五年’。政法委的领导是思想政治上的领导,但是不能去干预个案。我可以跟大家问心无愧地说,我从来没有批示干预过任何一个个案。不要说当中央政法委书记这三年,当公安部长的五年里,我都没批过!”

这样的坦诚相对,让法学大家们都感触颇深。

会前,来早的卓泽渊还和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与国际法所联合党委书记陈甦互相打趣:“这个会的尺度是啥?能提多少意见?”但实际开起会来,他们发现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

孟书记亲自主持会议,一开始就说:“下面,大家对政法委肯定的话就不要多说了,多提不同意见和批评建议,这样好不好?”他请中政委副秘书长、中央司改办副主任姜伟介绍司改情况时,还说:“姜伟同志讲的不会太长,他一长,就把你们的时间占用了!”

卓泽渊发言完后,孟书记说“好”,正要点评,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左卫民抢着说:“孟书记,我接着发言!”孟书记就不再点评下去,笑着让出发言时间:“你讲你讲!”

2016年一开篇,为什么我国政法系统的“掌门人”要连续请名律师、名专家来座谈?孟书记的理由是“两个坚持”:“坚持问题导向,坚持顶层设计。只有正确的法学理论指导,才能让我们在司法改革中‘站在高山上看问题’。”

会上,孟书记的问题导向很明确:请专家们说“干货”!“有建议和反对意见,我们都很尊重,(你讲的)即使我不一定完全赞同,也能帮助我思考。都唱赞歌,这个会就没意义了,就变成自娱自乐了,我就白开了!”

陈甦自承“一开始有些忐忑”,但说起来也打不住话匣子:“治国理政千头万绪,其实就在一个‘信’字。统筹规划司法改革,最终目标都是提升和巩固整个社会对司法的信任。有些地方的维稳措施为什么不靠谱?因为一是靠安抚,二是靠吓唬!”

当他讲到“法官延迟到65岁退休,比员额制更能提升资深法官的尊荣感,发挥他们的作用”,孟书记笑着插话:“你觉得这个制度可以?”陈甦答:“我觉得很好,简便易行,对提升政法队伍内部信心非常有效。”孟书记点点头,在本上记了起来。

陈甦讲完后,孟书记还点评:“蛮好,我们集思广益,更多角度就可以更接近真理!”

这两年,这样的礼遇,对不少法学名家来说并不陌生。

就在2015年12月3日,卓泽渊在内的多位专家都应邀出席了中央司改办会同最高法、最高检召开的司法体制改革研讨会。在每个地方的政法部门介绍试点实践后,都有多位专家当这些法官、检察官的“老师”和“体检员”,提出专业点评和意见建议。

今天的座谈会上,“体检员”们的尖锐矛头之一,指向司法责任制改革。

上海交大法学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季卫东说:“我们其实不缺乏机制,但我们目前是‘结果责任制’,很容易掉入窠臼。法官的权力清单现在梳理得不错,缺的是抗辩清单……”

讲到此处,他看到一直在记的孟书记,笔写不出水了。有点想停下等等,但孟书记没有打断他的发言,而是极小声地、几乎是用口型让工作人员:“把包拿过来……”

这期间,其他人都很安静,整个会议室的注意力依然集中在季卫东的慷慨陈词上。

工作人员拿来一个黑色公文包后,孟书记自己翻出了一支新笔,很感兴趣地接着记。专家们看到,不是什么“金笔”,就是最常见的、握笔处有一圈黑色橡胶的黑色水笔。

愿意当法官、检察官的青年法学人才不足,是多名专家共同的忧心。

当西北政法大学校长、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贾宇提出“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建设高素质的政法专门队伍,建议重视五所政法大学的法学人才培养”,孟书记点点头:“学生就业情况怎么样?”

贾宇答:“就业情况不太好,不过比陕西省同类高校强。”

孟书记追问:“一次就业率是多少?主要去向有哪些?”“一次就业率60%。去公务员队伍的有很大比例,做律师也不少,现在我们也鼓励企业法务。但一个省消化不了这么多法学人才资源,原有优质资源受到影响……”

华东政法大学原校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何勤华发言时,讲完了上海的司改员额制,就说:“时间关系,我就不多说了。”孟书记马上讲:“没关系!你再接着说!我们再讨论讨论。中午一起吃饭,就在我们食堂,发言时间长一点,问题不大。”

这位著名的老校长就说出了一个数据:“华东政法大学的法学毕业生,真正当法官检察官律师的8%都不到……”

孟书记惊讶地重复:“8%不到?!”

何勤华说:“对,当法官、检察官的有大概3%,当律师的约4%,其他都去了企业、党政机关等等。我听当法官的学生讲,司改后,有一些地方法院、检察院领导进入了员额,一线青年法官、检察官的空间就被占掉了,我们很担忧这批人感觉没有希望流失。”

孟书记特别关心,记着记着就又翻了页:“上海的试点情况怎么样?”

何勤华说:“上海的司改试点落实得还比较好,进入员额制名额最年轻的法官、检察官,有1985年生的。同时,也允许一些法院院长、检察长通过遴选进入员额制队伍……”孟书记一扬手:“但是他要实际去办案!年轻人有奔头,老人也安心,是改革最理想的模式。”

最后,孟书记做了精炼的总结。长安君从教授们那里看到了记录的不少金句:

◎党中央高度重视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习总书记专门提出了“四个全面”的战略部署。上一届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就有五名高官落马,充分体现了从严治党的决心态度。中国共产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谁违背了这一条,就会受到严惩!

◎要真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还是要靠法治!

◎一,我们是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不是照搬西方。这一点不能动摇,不然就会犯颠覆性的错误。二,司法改革要尊重司法内在规律,借鉴人类法治文明的优秀成果。

我也觉得很奇怪,有的地方的法官不要说大学学历了,甚至有的驾驶员也成了法官,这不行,要换掉一批,让专业人才上。改革当然会伤害一些人的利益,但是势在必行。改革要蹄疾步稳。

◎平反冤假错案,要有错必纠。不能为了政法单位的颜面,放着明明是处理不当的案子不管。司法为民,判错了,我们就要改!

看完孟书记的金句,有没有觉得酣畅淋漓?正如卓泽渊教授今日所言:“中央政法委是司改的主心骨,是中流砥柱,就要中流击水!”

从2015走到2016,一次次开明民主的“开门探讨”,一步步砥砺前行的司法改革,正在给我们带来越来越“看得见的公平正义”。

新竹市小吃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